腾讯广告

三河坝战役恶战三天三夜、保住了革命火种

bv1946伟德号:趣bv1946伟德,发布日期:2018-03-08,阅读:20340;评论:0 ,栏目:bv1946伟德解密
本文由趣bv1946伟德发布bv1946伟德解密栏目,为大家介绍的是三河坝战役恶战三天三夜、保住了革命火种,供各位阅读,希望内容对您有参考价值。更多精彩内容发布尽在bv1946伟德之家,敬请关注。 91年前,正是在这一通津要所,一场关系中国革命前途命运的战役打响,由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一部与数倍与己的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三昼夜,在完成掩护的战役目标后有序转移,保存了起义军有生力量,也为中国革命保留了宝贵火种。
如今,硝烟不在、故土依旧。当年的地势一如从前,唯一不同的是,天堑变通途:奔腾的三江水上,横跨着三河坝大桥、中山大桥、朱德纪念大桥三座大桥,有如长虹卧波,串联出一座崛起的现代化新城。

“半渡而击”迟滞敌军
在三河坝打响共产党人建军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一战并不是偶然。

地处梅江、汀江、韩江汇合口的三河坝,上通闽西赣南,下接潮汕平原,自古便是闽、粤、赣三省的水路要冲,自然也是兵家攻守的必争之地,时至今日仍保留有一段始建于明嘉靖42年(公元1563年)的古城墙。不同朝代的驻守兵勇在此繁衍生息,造成了当地汇城一带有100多个姓氏
南昌起义后,按照中共中央的决定,起义军撤离南昌,南下广东。进入福建长汀后,中共前委作出分兵决定:起义军主力取潮汕,朱德率第11军25师和第9军一部3000多人留守三河坝,牵制梅县方面的敌军。

1927年9月下旬,朱德的部队进驻三河坝。此时,由钱大钧率领的国民党第32军4个师约3万人,由梅江上游的梅县松口顺江南下,扑向三河坝。
狭路相逢的两军原都是北伐军主力,其中很多都是黄埔时期的同学、校友,他们都以能征善战而著称。留守三河坝的起义军主力25师是以著名的叶挺独立团为基础扩编而来,是起义军中战力最强的部队。反观钱大钧,作为蒋介石的嫡系心腹,他曾是黄埔军校的教官,具有扎实的军事理论素养,所属部队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但双方的力量并不对称。留守的起义军需要阻击数倍于己的敌军。此外,历经会昌、瑞金两役,部队战斗损耗严重,周恩来曾在给中共中央的信中指出,“我虽胜敌,但兵员与子弹之缺乏,实成为入潮梅后必生之最大困难。”
如何打好一场力量对比悬殊的阻击战?10月初,朱德等在察看地形后认为,三河坝位于三江会合处,发生战斗必将背水而战,是兵家大忌,遂果断决定将部队主力转移到东岸的笔枝尾山一带布防,凭借韩江天险居高临下,让来敌无所遁形。

当钱大钧的部队顺梅江而下到达三江汇合处时,早在滩头阵地上严阵以待的起义军按照朱德的指示,待敌船到河中间时方才开火,“半渡而击”的战法不仅有效杀伤敌军战力,而且成功迟滞了敌军进攻步伐。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甘海洋认为,这场战役充分凸显了朱德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基本达到掩护主力的目的后,有序撤退并将损失控制到最小,也为中国革命保留了宝贵火种。

朱德赠当地农军150支枪

起义军能够坚守三河坝,来自当地党组织、农军和民众的支援同样不可忽视。
东江流域最早建立基层党组织的地区之一。据甘海洋介绍,民国初期,大埔不少青年学子外出求学,接受革命思想熏陶,其中许多人返乡后积极宣扬马列主义等先进思想,使得大埔成为闽粤赣地区党组织活动的中心。“1927年时,大埔当地有党支部20多个,基本形成了县部委—区委—支部的网络,党组织架构比较健全,这为开展群众运动提供了保障。”

三河坝战役打响后,中共大埔县(部)委和工农革命政府组织宣传队、向导队、担架队、运输队,为起义军送饭、送弹药,大埔农民自卫军独立第一团配合起义军战斗。

25师师长周士第后来回忆道:“在战斗中,当地农民武装一百多人与我们并肩战斗,共同杀敌。他们有些人在战斗中负伤,光荣牺牲。在战斗进行中,有些农民还燃放鞭炮,帮助我们,迷惑敌人。”

起义军的到来,也为大埔日后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埋下了伏笔。部队入城后,朱德特地看望了在城警卫的太宁农军,并赠送150支汉阳造五响步枪,加强太宁农军装备。大埔农运史研究者、大埔虎山中学教师饶超然介绍说,起义军走后,为了保存实力,这批枪曾被埋藏起来,1928年6月,永定暴动前夕,闽西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建人张鼎丞曾两次派人来太宁借枪。
或许正是看到群众力量的强大,在三河坝战役后,朱德的武装斗争着眼点开始由城市转向湘粤赣边界的农村,“当时在军事指挥上,我们只有北伐战争的经验,没有游击战争的经验,不知道分散出去争取群众,武装群众。虽然有很多枪,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朱德曾在编写红军一军团史的座谈会上分析认为,三河坝战役后,“我们开始被迫上山,进行游击战争。” 烈士骸骨装满四大水缸 在三河坝纪念园中,高15米、宽4米的三河坝战役纪念碑占据最高地势,直刺苍穹。“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朱德亲笔书写的15个正楷鎏金大字,苍劲有力,格外耀眼。在碑座上,时任25师师长周士第撰写的碑文详述先烈的英雄事迹

1961年起碑建园时,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大埔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尽管如此,当地依然决定,在三河坝主战场,花2万元兴建烈士纪念碑。“建碑的石材当地没有,只能从遥远的老虎岩取石,依靠梅潭河水运下来,当时通航条件不好,只能沿江征调小船分次搬运,建造的时候专门从五华请能工巧匠,没有用水泥浆石,都是用手生生砌出来的。”甘海洋介绍说。
在纪念碑之下,埋葬的是烈士的遗骸,当年兴建三河坝战役纪念碑时,工人从山头挖出的烈士骸骨装了满满四大水缸。

纪念碑旁的广场上,朱德铜像英武威严,凝视远方。在他的周围,环绕着11座将帅全身铜像,陈毅、林彪、许光达、周士第等等,他们当年指挥或参与过战斗,后来都成为了解放军南征北战的核心。

值得一提的还有廖运周少将,当时任75团参谋,他在三河坝战役后与部队失散,后来加入了国民党部队潜伏,官至少将师长,在1948年淮海战役中廖运周突然率110师起义,为我华东野战军全歼黄维兵团起到关键作用。

同样守望三河坝山水的,还有9座烈士半身铜像,25师参谋长游步瀛、74团团长孙树成、75团三营营长蔡晴川……他们为理想信念英勇捐躯之时,无一不是才20出头的青年才俊。
欢迎对三河坝战役恶战三天三夜、保住了革命火种发表你的知识与见解!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bv1946伟德之家www.49199.net本文标题:三河坝战役恶战三天三夜、保住了革命火种, 本文地址:http://www.49199.net/post/32334.html

推荐阅读与三河坝战役恶战三天三夜、保住了革命火种相关的bv1946伟德解密文章